当前位置 电影网 火车站附近拉住宿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火车站附近拉住宿,滨州黄2渤6足疗店漂亮随着枪声响起,整个酒吧里面尖叫声,惊恐声,交杂成了一片。

在这一片嘈杂的声音里,墨沉域在众人的拥簇下,大步地走出了酒吧。

夜风吹起他身上黑色的风衣,有种别样的冷漠的意味。

酒吧里面,白清书身边的人慌乱地在喊着他的名字,“白少爷,您没事吧?”

“白少爷……”

“废什么话,找医生来!”

白清书伸出手,咬着牙,用力地按着自己的大腿。

他右边的大腿上,被墨沉域打出了一个窟窿,此刻正在潺潺地往出血。

白清书是真的没想到墨沉域居然真的有胆子对他开枪!

身边的人开始焦急地报警,拿消毒水来给他消毒,拿纱布来给他包扎。

白清书死死地咬了咬牙,薄唇狠狠地念着墨沉域的名字。

呵。

就算墨沉域伤了他的腿,也改变不了,苏小柠的名声已经坏了的事实!

昨天和苏小柠见面,他没想到苏小柠的挣扎会那么激烈。

他更没想到,苏小柠居然一点儿都不念着当年的旧情,居然敢打他!

白清书眯眸,眼前浮现出昨天苏小柠的样子。

她被他逼到墙壁和他中间。

女人抬起头,愤怒地瞪着他,“白清书,你这么做会遭报应的!”

那个时候,白清书满眼都被情浴占满,他带着邪佞的笑容看着苏小柠,“我这么做会遭什么报应?”

“如果报应是所有人都觉得你和我有一腿,所有人都觉得你和我是真的有过夫妻之实,我还是愿意的。”

苏小柠死死地咬牙瞪着他,“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她拿起一直放在衣兜里面的手术刀,狠狠地扎进她的自己的腿上。

鲜血窜出来的同时,她的眼神也变得清明了起来。

女人深呼了一口气,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到白清书的脸上,“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势力,你都没有权利去逼一个女人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说完,她利落地将手术刀抵在他的脖子上,用他来做人质,威胁他的人将她放走。

“哈哈哈哈哈——!”

白清书冷笑着看着自己身侧努力保持镇定的苏小柠,“没有用的。”

“你现在这么挣扎,完全是白费力气。”

“你以为你今天从我这里走出去了,别人就会觉得你是清白的么?”

“苏小柠,消息都已经传出去了,现在,在外面所有人的眼里,你都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我只要我亲密的人知道我的清白就好了。”

女人深呼了一口气,在白清书的那些手下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穿过。

她一边小心地怕白清书跑掉,又一边担心自己的手太重了,会伤了他。

所以女人步履缓慢。

这也给了白清书继续嘲笑她的空间。

男人继续淡笑着看着她那张写满了紧张的小脸,“你亲密的人相信你的清白?”

“苏小柠,你别做梦了。”

“你相不相信?你和我睡过的消息如果传出去,墨沉域想要杀了你的心都有?”

“墨家是个多么重名声的名门大家,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苏小柠死死地咬了咬唇,虽然眼神有些动摇,但还是坚持地用白清书做人质,从那家酒店出来了。

酒店外面,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少年已经将门外的守卫都解决掉了。

苏小柠松开白清书,在那两个人的保护下扬长而去。

天空下起了暴雨。

白清书抬起头,看着天空洒下的雨,唇边扬起一抹冷笑来。

他拿出手机,默默地拨出了一个号码,“清璇,你的人该出场了。”

这些昨天的回忆,在白清书的脑海不断地回旋。

男人唇边扬起一抹笑意来,意识逐渐模糊。

最后的最后,他只能听到周围的人尖叫着他的名字。

——————

白清书被袭击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整个晚上,A市的网民一直在讨论,这次白家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墨沉域实在是太嚣张了。

自己一个人带队,去了白家旗下的酒吧里面,伤了白家少爷的腿。

白家无论如何也忍不下这口气吧?

果然。

第二天一大早,白清书的姐姐白幽幽就发了微博,“墨沉域,这件事我们白家和你没完!”

万年不上微博的墨沉域破天荒地给白幽幽回复了,“恭候。”

简短的两个字,透着的却是极度的嚣张。

“如果我是白家的人,我绝对忍不了!”

墨家的佣人们在早上清扫完卫生之后,也会偷偷地在角落里面议论。

“不过先生真的是好帅啊,这么嚣张的样子……我好喜欢!”

“是啊,我也很喜欢先生这种性格,谁欺负我女人,我就欺负他!”

“不过真是可惜了,夫人她……”

“你说夫人她真的和白清书睡过么?”

“我估计八九不离十吧?人家白家少爷也不是傻子,如果不是太太和他睡过了,他干嘛直接将十个亿的资产直接全都转给先生啊?”

“哎……”

苏小柠早上一下楼,就听到那些小佣人在角落里面窃窃私语。

她瞪大了眼睛,十分好奇地凑过去,“你们在说什么啊?夫人是谁?先生又是谁?”

女人带着疑惑的声音,让几个小佣人瞬间白了脸。

“夫……夫人……”

苏小柠皱眉,看这几个人都盯着自己喊夫人,于是她下意识地回眸看了一眼身后。

她身后,只有李嫂在认真地擦拭着玻璃。

女人恍然大悟,“她就是夫人么?”

几个小佣人已经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胡乱地点头。

苏小柠拉住其中的一个,“那她是夫人,先生是哪个啊?”

“先生是她老公么?”

小佣人快哭出来了,“您别为难我们了……”

正在这时,白管家大步地走过来,在李嫂的面前吩咐了几句。

李嫂停下拿着抹布的手,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冲着白管家笑了笑,“放心吧,照顾人是我该做的。”

苏小柠恍然大悟。

她一拍脑门,“那个就是先生对吧?”

“他们还真是般配呢!”

几个小佣人趁着苏小柠回眸的时候飞快地走开了。

墨沉域下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小妻子认真地在看着李嫂和白管家的样子。

看着她眨巴眨巴着的大眼睛,男人的心情开始变好,“这么早就醒了?”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