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多少钱能让女的陪你睡觉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多少钱能让女的陪你睡觉,在哪里可以找到鸡墨沉域现在根本不想去管温知暖和颜与亭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从来到了Y市之后,他一直都很忙,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很晚,回到家的时候苏小柠已经睡下了。

他虽然很想和她亲密一下,但到底还是舍不得她,不忍心把她喊起来。

每次他早上想对苏小柠做点什么,总是被唐一涵打断。

如今终于不加班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家里对自己的小妻子为所欲为了,结果温知暖和颜与亭又给他搞幺蛾子?

他只是想给家里添一个小老三,就这么命途多舛?

“老公,我们去警局吧。”

苏小柠完全不知道墨沉域心里有这么多层的挣扎,她急忙下床换衣服,“知暖刚来到Y市,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她和警察起冲突。”

墨沉域无奈地起身下床,这次的仇,他记下了!

两人很快就驱车到了警局。

“苏小姐,墨先生。”

警局的警员很认真地将颜与亭和温知暖闹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听着警员说的话,苏小柠有点后悔。

她可能不应该来这里……

太丢人了吧?

温知暖喝醉了,误以为自己是男人,不但去**酒吧里面的大胸妹,还和纹身光头男呛了起来,扬言要和他比一比谁的家伙大。

然后……然后就打起来了。

而一向单纯乖巧的颜与亭这次不但没有劝住温知暖,甚至和她一起闹事打架?

“对方没事吧?”

墨沉域眉头紧皱,低声问道。

“对方没什么事。”

警员轻咳了一声,“倒是颜先生被打得受了伤。”

“温小姐……还好,她把对方的脸抓花了,自己也只破了点皮。”

苏小柠:“……”

所以颜与亭的战斗力还没有喝醉酒的温知暖强?

不过倒也没什么好意外的,颜与亭是乖孩子,温知暖却是远近驰名的小辣椒。

看着外面正在和警员交涉的苏小柠和墨沉域,已经醒了酒的温知暖无奈地将自己的脸埋进了颜与亭的外套里,“好丢人啊……”

她和苏小柠墨沉域虽然已经是多年的好友了,但是自从五年前分开之后,她和他们一直都是电话联系。

这次好不容易见面了,才第二天,就让他们看到了她这么丢人的一面……

她将自己闷在衣服里面,“颜与亭,都怪你!”

颜与亭白了她一眼,“怪我什么?又不是我让你去**人家女朋友的,更不是我让你去和那个纹身光头男比比谁更大的。”

温知暖:“……”

“不许再提今晚的事情了!不然我揍你!”

“我可以不提,但是看到的人不止我一个。”

颜与亭冷静地说出残忍的事实,“我现在的身份很招摇,你今天晚上跟我一起喝酒,闹出这样的事情,会有很多人议论你的。”

温知暖:“……”

她把脑袋从衣服里面钻出来,抬手狠狠地敲了敲颜与亭的脑袋,“你怎么这么欠揍啊!”

“这些话不说出来会憋死是不是!?”

颜与亭撇嘴,看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心情莫名地就晴朗了起来,“怎么,还想和我比比谁的掏出来更大?”

温知暖:“……”

“你混蛋!”

虽然嘴上当仁不让,但女人的耳根子还是红了。

“今晚谢谢你了。”

女人扁了扁唇,有些不情愿地开口。

虽然她对自己喝醉的时候的样子没有印象,但是她趁着醉酒做出那种事情,还主动把对方打伤了,自己不可能只受这么一点儿伤的。

刚刚警察也说,如果不是颜与亭一直护着自己,她的脸早就挂彩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颜与亭被纱布包着的额头,“疼吧?”

“还好。”

颜与亭笑笑,“刚受伤的时候挺疼的。”

“但是现在一点都不疼了。”

很奇怪,和她吵吵闹闹,居然有止疼的效果。

“傻不拉几。”

温知暖白了他一眼,“干嘛挡在我面前,他们又打不过我。”

颜与亭也白了她一眼,“怎么说我都是男人,总不能看着你挨打吧?”

“二位是打算再聊一会?”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根本没注意墨沉域已经开了门站在门口了。

“不聊!”

“不聊!”

听到墨沉域的声音,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然后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别过头去,“哼!”

站在门口的男人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走吧。”

两个人起身,一起跟着墨沉域出了门。

“小柠姐呢?”

从看守的房间到警局门口一直都没看到苏小柠的影子,温知暖忍不住开口问道。

“回来了。”

墨沉域淡淡地挑唇,大步地向着药房的方向走过去。

“人带出来了么?”

苏小柠拎着一大袋的纱布,酒精和碘伏走过来。

说完,她就看到了站在警局门口彼此看对方不顺眼的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苏小柠居然觉得颜与亭和温知暖站在一起,一个清澈一个妖媚,居然意外地登对。

“回去再说。”

墨沉域打开车门,把她塞进车里。

“老公。”

坐到车子的真皮座椅上,苏小柠连忙拉住墨沉域的手,指着车窗外颜与亭和温知暖的方向,“你说他们两个般配么?”

墨沉域皱眉,这是道送命题。

苏小柠的脸上写满了“我想磕CP”,他如果说他们不般配,她会觉得他扫兴,不解风情。

但是如果他说他们般配……

颜与亭是他双胞胎弟弟,长得和他很像很像,他说颜与亭和温知暖般配,基本等于变相说温知暖和自己般配,以后苏小柠万一哪天这么想,他估计是哄不好。

两权相害取其轻。

于是男人坚定地开口,“一点都不配。”

苏小柠:“……”

一腔热血被浇灭了。

将车门关上,墨沉域转身朝着温知暖淡淡地开口,“上车。”

她毕竟是客人,又是苏小柠的好友,就算他不说,苏小柠也会让她跟着他们回家的。

温知暖抬腿走到车旁,刚想上车,忽然皱眉,转头看了一眼颜与亭的方向,“他呢?”

“他应该回他自己的家。”

颜与亭站在原地,没说话。

温知暖抿唇。

警局门口幽暗的灯光下,颜与亭高大的身子站在那里,居然有种孤独又凄凉的感觉。

他为了自己受伤,他的哥哥却只把自己接走,让他自己回家。

这种凄凉的感觉,她自己体会过。

温知暖抿了抿唇,到底还是不忍心,直接走上前去大步地拉住颜与亭的衣袖,“跟我们走。”

颜与亭皱眉,“我司机一会就来接我了。”

他根本不觉得墨沉域不把自己接走有什么不好,他今天刚刚知道自己和墨沉域的关系,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不行,你必须跟我们走!”

温知暖执拗地拖着他上车,“小柠姐是专业的医生,让她把你的纱布拆开,好好给你消毒包扎!”

“跟我们回家!”

Copyright © 2015-2021